快捷搜索:  as  xxx

巡视组三批“选人用人”后 这里撤销40余干部任

原标题:中央巡视组三批“选人用人”后,河南高院撤销四十余干部任命

有网友在微博上贴出四份抬头为“中共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党组”的文件,这些文件显示河南高院于9月12日连续撤销了省法院系统41名干部的任职决定。其中包括了省高院立案庭副庭长等职务。爆料人还称,撤销任命是因为“突击提拔”。

四十多名干部在一天之内被撤销任命,这不是小事。于是就有媒体向河南高院求证。虽然高院官方渠道尚无回应,但一位被撤销职务人员所在的部门领导侧面证实了这四份文件的真实性。

这几份文件均称,撤销任命决定是“根据省委组织部《选人用人不正之风问题整改专项行动方案》的要求,经省法院党组会议研究决定”。简单搜索一下,就不难找到此前河南高院的干部任免消息。仅在去年10月和11月,河南高院就两次任免干部。而爆料文件中显示被撤销任命的干部名字,许多都在当时的任命名单里。这也侧面印证了爆料的真实性。

说起来,一些领导干部在离任或退休之前突击选拔干部,这种违规行为时有发生。而被提拔的干部,事后被取消任命、甚至追责的也不在少数。远的不说,仅在去年,就有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刘善桥被爆离任黄冈市委书记前突击提拔了60名处级干部。湖南、中国电信等省市及国企,都曾对突击提拔的干部取消任命、调回原职。

其实现在看起来,河南高院做出这样的决定,并非毫无征兆可寻。河南在选人用人问题上已经多次被中央巡视组点名。2014年7月,当时中央第八巡视组在对河南巡视后,就曾提出“买官卖官、带病提拔”等问题。2016年10月,中央第十一巡视组向河南省委反馈巡视“回头看”情况时又指出:选人用人问题反映集中,存在“带病提拔”、说情打招呼的问题。而到了今年7月,十九届中央第一轮巡视时,巡视组再次指出“选人用人问题比较突出,干部选任规矩、程序和标准意识不强。”每隔两年被点名一次,河南的选人用人问题可以说是“老毛病”了。

更为值得注意的是河南法院系统。2014年时,中央巡视组曾明确指出河南“组织人事、法院系统等领域腐败案件增多。”而在随后河南省委对河南省高院的巡视反馈中提到:利用审判权、执行权谋私问题比较突出。领导干部和干警违规插手案件、干预司法的情况较为普遍。

此后,河南高院党组成员频频出事。河南高院纪检组组长李长根,党组副书记、副院长谢德安,副院长曹卫平都曾先后受到过不同程度的处分。“腐败案件增多、选人用人问题突出”,河南法院系统给人以两大问题叠加的感觉。

中央巡视组先后三次指出同一个问题,这很难不引起重视。据《河南日报》报道,河南省委组织部对中央巡视反馈指名道姓点到的重点人、重点事,研究解决办法。在全省部署开展针对“带病提拔”问题、选人用人不正之风问题、干部违规兼职问题的专项整改。这也印证了曝光文件中“根据省委组织部要求”撤销任命的表述。

突击提拔,背后往往是公器私用的“最后一搏”。在很多案例中都能看到,突击提拔常与安插亲信、卖官鬻爵纠缠在一起。法院系统的人事安排,关乎法治公正,一个岗位任用非人,或将导致一批冤假错案。尤其是涉及几十人的大面积提拔,更应在人事考察、组织程序上慎之又慎。

其实早在2002年中央就曾规定,不准在主要领导成员变动时,突击提拔干部。2014年中组部印发的《关于加强干部选拔任用工作监督的意见》中更明确规定,凡出现“带病提拔”、突击提拔、违规破格提拔等问题,都要对选拔任用过程进行倒查,追究责任。

敏感的人注意到,这次被撤销任命的干部,恰恰是在河南高院原主要领导退休前三个月内陆续下达任命决定的。公开资料显示,今年1月原南京市中院院长胡道才出任河南省高院院长,原院长张立勇担任十年院长后退休。无论此次撤销任命的具体原因是什么,既然以红头文件的名义下发,必然有着充足的依据。河南的选人用人问题多次被点名,这批干部任命和撤销任命的时间点又如此敏感。此时沉默绝不是上佳选择,河南高院应该有底气将处理依据付之公论。

(文/于永杰)

责任编辑:张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